服務熱線:0734-8226685
2014年《石鼓牌》酥薄月第二屆文化節征文活動作品《致再也見不到的你》
時間 : 2014年09月15日 15:57:26     瀏覽量 : 1294

致再也見不到的你

/蔣耕野(注:衡陽新聞網網友)

最近循環播放的一首歌是阿黛爾的《someone like you》,網絡上有個很美的翻譯:另尋滄海。

我聽著這首歌看完了前些日子網上炒的很火的一部小說《山月不知心底事》,突然就很想問問向我推薦這本書的一個朋友,是不是一段失敗的初戀,真的會影響人一輩子?以至于自己后來的人生中,都會存著她(或“他”)的影子。

我曾經很喜歡一個女生,卻記不清最初是什么樣的原因讓我突然喜歡上她,也許是她朗誦時的語調,也許是她奔跑時的背影,也有可能,是她轉身時的一個回眸。時至今日,我甚至連她的五官都快想不起來,但惟獨還記得那些猶豫不決的黃昏,那些輾轉反側的深夜,還有那些或許她永遠也不會知道的小情緒……

還記得與她最后見面的那天,是高三那年的中秋,晚霞鋪滿天際,我在公交站牌下看到她,她問我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我語調淡淡地告訴她:“胖子要請我吃飯。”

她亦淡淡地回了我一句,“哦。”

我急了,面上仍裝出不以為意的樣子問她:“你去哪?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上來,我送你。”

“你不等胖子了么?”

“等他做什么?他那么胖,我也載不動。”

她聞言,坐在我自行車的后座上,發出了“嗤嗤”的笑聲。我昂起頭,更加賣力地踩著自行車帶著她一同飛奔。及至到了她家樓下,同她告別之后,我仍忍不住把車停在離她稍遠的位置,回頭,再無忌憚地望著她獨立于人海中的背影。

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這樣的畫面,在夕陽金色的余暉里,她如一闋憂傷的宋詞般站在一家賣南北特酥薄月餅的店子前。

我不安地走近她,她轉過身,有細微的光線散落在她的密密的睫毛上,輕聲對我說:“差點忘了,今天是中秋節。”

我心中有些慌亂,小心翼翼地問她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沒什么,只是在這團圓的日子里想到以后漫長的離別,真是一件悲傷的事情。”

“怎么可能會分開呢?”

她沒有回答,加劇了我的不安。那天晚上,我很不夠義氣的放了胖子一次“鴿子”,沒有去參加他的飯局,只是陪著她,就著一罐涼茶,吃下了一塊又一塊的南北特酥薄月餅。

不得不說,和油膩的廣式月餅比起來,南北特的酥薄月餅更貼近她的氣質。清新淡雅,讓人心醉。

等到最后一塊酥薄月餅吃完,她站起來,拍了拍手,手指上的芝麻就這樣細細的落了下來。我抬起頭,看著她的笑靨,一瞬間紅了臉,好半天沒有恢復過來。

第二天到學校,老師開始點名的時候我才知道,她父母離婚,她跟著母親去了北方,從此,杳無音訊。

原來一瞬間姹紫嫣紅開遍,也不過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。

都說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哪有人沒有遺憾,只是在漸漸長大的時光里,我們跌跌撞撞,摸爬打滾,才終于明白,曾經那么輕易就擁有的一切,是那么的美好。美好到連最初也是最后為之哭泣的場景,都泛著微微桃花色。

阿黛爾有首歌是這樣唱道:Never mind, I'll find someone like you.

很美的一句歌詞,翻譯過來叫:毋須煩惱,終有弱水替滄海。

是啊,終有弱水替滄海。

好像最初的,最終只適合用來懷念。

你在記憶里,未乘時光去。

那么美好的感情,卻只存在于過去。但,還是很感謝你曾出現在我的生命里,即便是贈我一場空歡喜,我仍是感激。

幸好,“南北特酥薄月餅”還在。

幸好,你留給我的記憶還在。

作者:蔣耕野  “衡陽新聞網網友”

聯系電話:155 7557 1731


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无码